公司新闻

聘请外来高管之前先“排雷”

←汪兆光。南都记者 王子荣 摄 123

    作为深圳网商界的代表企业之一,富源电电源有限公司连续几年销售额翻番,董事长汪兆光在业界被称为“汪翻番”。谈起经验,汪兆光认为关键在于公司壮大后及时剥离了家族成员,引入外来人才。但这一过程并不容易,调整父亲岗位遭遇老人的责骂,送走旷工的表妹也经历一番挣扎。毕竟,企业是一家人一起做起来的。

富源电专注于电源适配器细分市场,在不到10年里迅速发展。在企业成长阶段,汪兆光难以高薪聘请优秀管理人才,企业内部也没有细致的行政、后勤、人事分工,通常一个人要当几个人用。企业在成长期前途未明,各种规章制度并不完善,汪兆光认为这时候“只有仰仗亲人、朋友、同学等,大家不问回报,凭借一腔热情和责任感,不论环境恶劣,薪资高低,全力去拼去干。”

一开始,一家人为了赶订单,生产、包装、楼下楼上扛货都干,不问分工,不问劳累。他的母亲就在流水线上做工人,妻子包揽了财务、采购、生产计划、品质监督还有仓管,一旦闲下来还会去流水线帮手。碰上国庆、五一假期,一些工人不愿加班,为了赶订单,全家人都要上生产线,甚至通宵工作。

在一家人努力下,企业扩张得很快,而家族成员也随着企业壮大慢慢占据一些管理岗位,在公司里形成小团体。汪兆光的父亲忍不住参与管理;堂弟手下也有一帮工人只听他的。

家里人的小山头最难管

当企业要进一步壮大和发展时,需要让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,公司也从口头管理变更为文字流程和体系管理。然而,当汪兆光推动流程化、规范化管理让公司保持增长时,他意识到复杂的家族关系于企业是一种巨大阻碍。

变革的首要动作是从外面高薪聘请管理者,他们有经验有资历,能迅速帮助企业提高生产质量,实现标准化、流程化。但这些管理者遇到了难题———老板的堂弟、表妹等亲人不服管教,老板的父亲也常在背后指指点点。

汪兆光很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,在聘请外来管理者前,已将自己的父亲从生产销售业务调离,安排一个赋闲的安全主任职位。“我后来发现这样还不够,因为他是那种老辈人勤俭节约的思维,见不得工人浪费一些原料,还是会忍不住去说,有时候当着员工直接说主管,让主管很没威信。”汪兆光说,当他在公司时父亲不说话,但他一走开父亲就会进工厂看看说说。

汪兆光转而安排父亲去当员工宿舍管理员,因为宿舍区远离厂房。“我拍桌子了,父亲当时不理解,又气又伤心,老泪纵横,觉得我不用家里人,要用外面人,还又要花更多钱去请安全主任和清洁工,当晚就说要买票回老家。我就跟他说你这样做很伤那些管理者的心,人家可能表面上还在干着,但心已经不在了,那几个月就背地里找工作,找好就走了,最后损失更多。”汪兆光说,父亲花了半年,才慢慢接受新的安排。

另一个难题,则来自堂弟那种小山头,直接组织工人对抗外来高管。汪兆光便安排堂弟做他的司机,跟在他身边学习做生意、搞管理。汪兆光的表妹当时也在公司,但是屡屡旷工、迟到,当管理层张贴处罚决定后,这位表妹直接跑去撕了。汪兆光只好直接叫保安收拾了东西,自己买好火车票将表妹送回老家。

    汪兆光把这些工作称作“排雷”,请外人来之前一定先把地雷排掉,让他能充分自由地开展工作。在生产系统、采购系统和办公系统,汪兆光坚决不用家族成员,这些都是有可能与外来管理者发生矛盾的地方。

    要维持家族的稳定和谐,仅凭强力不行,还要妥善安排剥离之后的退路。对家族成员里具有老板战略和思维的,汪兆光会倾力帮助其成长。如果家族成员看好了某个项目可以写个项目书来申请,他认可的就会扶持。汪兆光的妹妹一家就是典型,如今是他的上游企业,为公司提供零配件。但是在商言商,品质、价值、订单一点不能含糊。

核心岗位只留下妻子

汪兆光唯一没有剥离出企业核心岗位的是妻子陈倩,相反他让妻子越来越多地全权管理公司。如今公司的采购、生产、办公、财务等方面的具体事务全由陈友花管理,他则专注于大方向和研发。 陈友花坦言,一开始管理公司经常会和丈夫冲突,甚至当着所有高管有意见分歧,高管们也不知该听谁的。汪兆光认为,有分歧很正常,但这种分歧暴露在高管会上,会让他们迷茫。两人私下约定,以后开会前先开个小会,充分沟通好。在随后的高管会上,汪兆光刻意少发言,让陈友花更多发言更多决策,自己只是适当补充。另外,所有涉及企业日常管理的一律采用纸上沟通。“家族里面最麻烦的是口头说,说完没效力也不能追责”,汪兆光说。

虽然有过强力剥离家族成员的举动,但汪兆光非常注意与家人的沟通。在他看来,保持家族关系的稳定和谐非常重要。“我们隔一段时间会开家庭会议,讨论家族企业的利弊,畅谈将来的企业规划和愿景。”汪兆光说,在具体问题上观点不能强加,否则容易引起关系破裂,相反用引导、诱发、提问的方式能引起他们思考和共鸣,很多问题和答案他们自己会提出来。

采写:南都记者 汪小汉

对话

家里人不理解,我只能表现得强硬一些

南都:你认为家族企业的优势和劣势在哪里? 汪兆光:家族毕竟是一个血缘关系,是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的关系。外来高管是拿工资的。在企业的起步期或者危机时刻,家庭和家族成员支持与团结非常重要,没有这种不计后果的支持,很多企业做不起来。但家族企业的劣势也在这里,没办法拉下脸来管理,而且可能各自有山头,孳生内部矛盾。

南都:强硬剥离会不会显得不近人情?

汪兆光:我定下来的事,一定要落实,这时家里人不理解,只能我表现得强硬一些。其实,我做这些之前都有耐心细致的沟通,但是观念不同的话,只能先做,等时间长了,他们就慢慢理解了。像我父亲,还有被我送回去的小姨家的孩子,现在大家都很和谐。

南都:为什么孩子那么小就去流水线做工?

 汪兆光:这是一种教育方式,体力上没问题,这样做不只是让他了解了家里的企业,也不是说从小就开始培养,一定要他继承家族企业。其实我对孩子的发展是很开放的,他可以追求自己的兴趣爱好。我会跟孩子明算账,这样更多是让他知道工作和报酬的意义,同时对于商业、管理等有一些初级认识,而这些是做什么工作都需要的。


 


与我们联系

参与我们的产品设计,我们一直在创新!

网站栏目

订阅

订阅最新与所有的富源电新闻,公告和特别优惠。

收缩